帮助孕妇戒烟:分享来自英国的最佳实践

Posted Posted in Financial Incentives, Smoking cessation

由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的菲利克斯·诺顿(Felix Naughton)撰稿 25–50%的女性吸烟者会在发现自己怀孕后戒烟。但是为什么剩下的人在怀孕期间仍在吸烟呢? 难道她们不知道怀孕期间吸烟有害吗?他们通常是知道的。我们在英国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99%的孕妇(包括了想要戒烟和不想戒烟的)都在一定程度上同意“怀孕期间吸烟会对宝宝造成严重伤害”这一说法,约75%的孕妇非常或极度同意这一说法。但12周后,只有不到10%的人戒掉了。尽管持有强烈“伤害信念”的人在怀孕期间尝试戒烟的可能性更大,但似乎并没有增加成功的机会。

改善初级保健中简短饮酒建议的传达效果:来自咨询双方的观点

Posted Posted in Assessment, Brief behavioural intervention, Goal setting, Habit, Planning

由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艾米·奥唐奈(Amy O’Donnell)撰稿 最近在欧洲某些地区,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饮酒的水平下降了。但是,过量饮酒仍然是健康不良和早逝的主要危险因素。给被判定为重度饮酒者的患者提供简短的饮酒建议,尤其当该建议的传达者是初级保健医师(例如全科医生)或护士时,可以帮助减少人们的饮酒量。饮酒的简短建议包括了简短的、循证的、结构化的对话,对话的目的是激发和支持患者去考虑改变饮酒行为以减少它带来的伤害风险。我们仍未完全确定这些对话的关键因素,但提供有关患者饮酒量的个性化反馈,并鼓励他们自我监控饮酒,似乎是其中特别有效的部分。

Staying well while staying at home

Posted Posted in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Coping, Habit, Mental Health, Planning, Routines, Self-monitoring, SMART Goals

By Dr Federica Picariello and Professor Rona Moss-Morris, King’s College London, the UK. Within weeks around the world, daily life dramatically changed, and uncertainty seized our future in the wake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Beyond the immediate and urgent need to slow down the spread of COVID-19 through rapid and widespread behavioural change (i.e., self-isolation, […]

How to maintain health behaviours long term?

Posted Posted in Habit, Motivation, Self-monitoring, Self-regulation

By Dominika Kwasnicka, SWPS University, Poland and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Australia The ultimate goal of health promotion programmes is to promote long-lasting change and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can play a role and help patients to improve their health outcomes and maintaining behaviour change. We know that health behaviour change is difficult to initiate and it […]

行为科学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洞察

Posted Posted in Communication

由爱尔兰经济社会研究所的肖恩·蒂蒙斯(Shane Timmons)撰稿 世界各国政府已动员起来设法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但是个体的行为对控制的成功与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位于都柏林的爱尔兰社会经济研究所行为研究组——正致力于与爱尔兰卫生部合作,为他们提供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流行的信息。作为该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审阅了超过100篇科技论文, 并且已经开始测试向大众传播的最佳方式和提供与健康心理学从业者相关的课程。在我们的综述中,我们着眼于与三个方面相关的文献,这三个方面已成为多个国家公共卫生信息传递的基础:手部卫生,脸部触摸和隔离。我们也进一步拓展到了如何激励有益行为和在危机中有效沟通的相关文献。

评估客户应对策略的重要性

Posted Posted in Assessment, Coping

由荷兰莱顿大学临床心理学系的纳迪亚·加涅夫斯基(Nadia Garnefski)和维维安·克拉伊(Vivian Kraaij)共同撰稿 “罗伯(Rob)刚听说他自己患有HIV(负性事件)。 他认为自己应该为此负责(自责),并且他避免与朋友见面(退缩)。 这种情况使他很难过。当他坐在家里的时候,他不能停止思考自己的感受(沉思),并相信自己的遭遇是一场彻底的灾难(灾难化)。 因为他感到难过,所以几乎没有精力。 结果,他退缩了更多。 这使他更加难过。 这样,罗伯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你的客户处于防御状态吗?如果是这样,自我肯定可能会有帮助

Posted Posted in Communication, Motivation, Self-affirmation, Self-efficacy

由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心理学院自我肯定研究小组的彼得·哈里斯(Peter Harris)和伊恩·哈登(Ian Hadden)共同撰稿 你曾经不愿意面对那些你宁愿忽略的事情吗?也许你喜欢经常性地吃一些对你有害的东西或者你倾向于避免健康体检?好吧,你并不是个例。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通常是非常聪明能干的人。因此,当我们被告知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真正明智或合格,可能会非常具有挑战性。 因此,我们可以非常熟练地抵制那些我们不愿听到的信息。

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作为改变行为的理由

Posted Posted in Mental Imagery, Possible selves

温妮弗里德·格巴德(Winifred Gebhardt),莱顿大学,荷兰 大约在九年前,我一夜之间成了素食主义者。在我当时正在读的一本小说中,主人公解释了他为什么不能吃“在某个时候心脏一直在跳动”的东西。这几句话就像一道惊雷。我意识到这正是我的感受。于是我立刻停止吃肉和鱼,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坚持这种新的饮食习惯。新的行为完全符合“我是谁”。 相反,过去我经常慢跑,能轻松跑7公里。然而,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爱运动的人”,每当遇到诸如生病之类的障碍时,我就变成了一个懒汉。我现在不再试图“运动”,而是尽可能在白天散步。我认为自己是个“活跃的人”。

单病例随机对照试验:通过研究单个案例,我们能学到什么?

Posted Posted in Assessment, Interventions

由来自苏格兰阿伯丁大学的玛丽·约翰斯顿(Marie Johnston)和德里克·约翰斯顿(Derek Johnston)撰稿 从业者经常想要得到针对一个人、一个医疗团队、一家医院或一个地区等问题的答案。例如,了解一个肥胖的男人多久吃一次零食,何时何地吃零食,以及压力是否会使情况变得更糟可能是很重要的。或者你可能想知道医疗团队成员忽略手卫生,频率如果他们人手不足时是否情况会更糟,还有,病房的宣传是否对这种情况有所改善。或者您可能正在调查临床错误的来源,以检查这些错误在某些病房或某些级别的工作人员中是否更常见。或者,在政策层面上,调查一项新的规定,比如公共场所的禁烟令是否影响了吸烟率,可能是很有价值的。 你可以试着通过询问人们的想法或记忆来回答这些问题,但最好在关键时刻和地点提出或观察,以避免偏见和遗忘的问题。最近的技术进步,如使用智能手机进行数字监控,使得实时跟踪正在发生的事情变得更加容易,一项单病例随机对照试验的研究为你回答问题提供了可能性。 当问题可以反复评估以观察随时间的变化时,可以进行单病例随机对照试验的研究。然后我们可以描述这个问题,并检验在某些条件下它是好是坏。或者可以引入新的干预或治疗,并评估其是否具有所预期的效果。 对所收集数据的最简单评估是观察图表上的趋势,如下图所示。这是任何单病例随机对照试验分析中的一个重要步骤,并且是非常充分的。此外,还有更多用于单病例随机对照试验研究的统计分析方法。更复杂的方法还在继续发展(例如,评估动态变化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