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转化:与病人的有效沟通

作者:祖扎娜·丹库林科娃,科希策帕沃尔·约瑟夫·夏法里克大学,斯洛伐克   虽然大多数研究人员都意识到了传播研究结果是他们对研究参与者道德责任的一部分(并希望他们的研究结果具有明确的实际意义),但从对证据的认识到广泛实践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科学知识并不总能应用于日常实践;即使做到了,通常也不会持续或系统地进行。 为什么会这样呢?大量的研究报告、干预措施和建议可能会让医护人员不知所措。在审查证据和建议时,要考虑与你所在的当地环境的相关性。研究报告建议中所描述的环境是否与你的环境相类似?你是否具备实施建议所需要的条件,或者你是否缺乏所需的资源和技能?你的病人有他们实施建议所需要的东西吗?如果如果与你的病人和环境不 “匹配”,即使是设计最完善、最有前景的干预措施也可能会失效。例如,向那些没有智能手机或电脑或使用数字化产品能力较低的人推荐电子健康干预可能是有问题的。

帮助患者管理病情:疾病描述很重要

由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耶埃尔·贝尼亚米尼(Anne Tiedemann)和希腊克里特大学的伊万杰洛斯·卡拉德马斯(Evangelos C. Karademas)共同撰稿     安娜和玛丽都是45岁的健康女性,居住在欧洲的一个大城市里。她们每个人都认识几个感染了COVID-19的人,并不断听到和看到关于这种病毒的信息。安娜认为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并且非常担心。如果她感染了这种病毒,即使相信以她的年龄会康复,但她可能也会遭受长期的、令人烦恼的症状。她尽可能在家工作,出门就戴口罩,等待下一次接种疫苗。     玛丽认为COVID-19 是 “具有良好公共关系的流感(对公众威胁不大的流感)。” 在她这个年龄,没有潜在的健康问题,她相信即使感染了它,也很可能不会有太多感觉,最坏的情况是在家里呆几天,像感冒一样。她在工作和社交活动中会遇到很多人,并且只在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才戴口罩。她认为没有理由接种疫苗,而且担心疫苗的副作用。

如何支持患者减肥并更好地管理他们的2型糖尿病

由英国提赛德大学的利亚·艾弗里(Leah Avery)撰稿 2型糖尿病以前被认为是处于一种渐进性的情况,不可避免地需要胰岛素治疗,然而生活方式的行为改变研究挑战了对这种疾病悲观性的预测。随着2型糖尿病患病率的不断增加,用来支持食物的重要作用和通过改变我们的饮食方法以成功控制病情的证据也在不断增加。 饮食方法大致可分为两种。那些专注于我们的饮食(例如碳水化合物)以通过缓慢而稳定的减肥来优化新陈代谢和血糖控制的人。其他着重于摄入量,例如低热量饮食包含了用于明显的快速减重的能量限制。

行为科学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洞察

由爱尔兰经济社会研究所的肖恩·蒂蒙斯(Shane Timmons)撰稿 世界各国政府已动员起来设法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但是个体的行为对控制的成功与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位于都柏林的爱尔兰社会经济研究所行为研究组——正致力于与爱尔兰卫生部合作,为他们提供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流行的信息。作为该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审阅了超过100篇科技论文, 并且已经开始测试向大众传播的最佳方式和提供与健康心理学从业者相关的课程。在我们的综述中,我们着眼于与三个方面相关的文献,这三个方面已成为多个国家公共卫生信息传递的基础:手部卫生,脸部触摸和隔离。我们也进一步拓展到了如何激励有益行为和在危机中有效沟通的相关文献。

你的客户处于防御状态吗?如果是这样,自我肯定可能会有帮助

由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心理学院自我肯定研究小组的彼得·哈里斯(Peter Harris)和伊恩·哈登(Ian Hadden)共同撰稿 你曾经不愿意面对那些你宁愿忽略的事情吗?也许你喜欢经常性地吃一些对你有害的东西或者你倾向于避免健康体检?好吧,你并不是个例。我们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通常是非常聪明能干的人。因此,当我们被告知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真正明智或合格,可能会非常具有挑战性。 因此,我们可以非常熟练地抵制那些我们不愿听到的信息。